三七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三千七百二十二章 吳氏兩敗俱傷炸!
    ****************************************************************************************

    訓練結束,血肉野獸立刻變回原樣,哈巴狗似的吐著舌頭跑過來賣力諂媚討好,好歹知道我不喜歡弄臟鞋,沒有再伸出滿是粘液的舌頭。

    一點也看不出剛才威猛無雙的樣子,這貨絕對是練過變臉的。

    大師兄和二師兄灰頭土臉的,身上多了不少傷痕,但眼睛卻更加熠熠有神,他們發現——有效!

    雖然聯手還是輸了很氣,但是這樣的戰斗,比起知根知底的兩人之間互相對戰練習,實在有用太多了,剛才的戰斗,細細回味起來,全是干貨,哪個動作可以做的更好,哪個招式還能再精進一點,說不定能對血肉野獸造成威脅,想到這里,他們恨不得能再打一場。

    好在,兩人也是老戰士了,知道貪多嚼不爛,經過一場激戰,應該放緩下來,先品嘗點甜品水果,再接著大戰一場。

    他們屁顛屁顛跑過來,向血肉野獸發出了長期【***的邀請。

    血肉野獸自然是看向我這個主人,一副惟命是從,唯馬首是瞻的忠心耿耿眼神,雖說如此,我卻還是感到到了它自身對戰斗的渴望。

    也想繼續這樣的練習,變得更強!

    這變相說明了,大師兄和二師兄的實力得到了它這個巔峰之境精英boss的認可,如果只是大人陪小孩子玩游戲,誰還來勁的。

    我自是欣然同意,比大師兄二師兄還高興,對手難尋,這種感覺我懂,艾瑪,好懷念巴羅格魔神,今晚夢之境界再戰它三百場好了。

    大師兄二師兄歡天喜地,約好了待會再來一場,便去挑選其余的對手,那些血肉野獸挑選出來的高級之境,淀粉之境的怪物,作為在環境比地獄更加殘酷的深淵里浴血拼搏,一路廝殺出來的領主,它們或許天賦和實力不如二人,但卻也都有獨到之處,大師兄二師兄贏的并不輕松,有幾次甚至差點撲街。

    當然,我并沒有繼續觀摩下去,更不知道那一天他們和血肉野獸又打了多少場,只知道自己似乎無意間打開了一道新世界大門,對冒險者是這樣,對怪物大軍也是這樣。

    契機來自血肉野獸,那之后過了一段時間,另外三個二五仔忽然發現最弱的血肉野獸實力上漲了,大有追趕上來的趨勢,哪還坐得住,不由的各顯神通,試圖挖掘出血肉野獸變強之謎。

    只是,神通還未來得及使得上,答案便已經公布,因為太簡單了,就是因為和人類冒險者進行了所謂的對戰練習。

    這對深淵怪物來說可是個新鮮詞,它們哪見過這種和和氣氣的戰斗,在深淵里混的,哪個不是心狠手辣,深諳斬草除根的道理,不戰則已,一旦開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原本它們看不上這種弱者的訓練,但是一看血肉野獸進步斐然,當場就真香了,哭著流著鼻涕跑來找我,要求和血肉野獸同進退,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為此還硬把血肉野獸一起拖過來,四個二五仔勾肩搭背一副古惑仔兄弟情的架勢。

    見只會欺行霸市的二五仔有了上進心,我自無不可,問題是這一時半會,我去哪找陪練?第一時間想到守護者,這是雙贏的好事,問題是守護者個個都身負重責,不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要不,你們自己先練練?比如說你小矮人巫師,就找血肉野獸,弱者對弱者,玩起來也是可以很哈皮的嘛。

    出乎意料,原本以為給它們出了一個好主意,這群二五仔卻不大樂意,言語間閃爍其詞,后來單獨挨個了解,才知道原來是它們寧愿相信身為敵人的冒險者,也不相信彼此,怕對手使壞,出手重了,不死也落個身受重傷,在二五仔之中失去地位,被它人取而代之。

    聯想起它們勾肩搭背跑過來的畫面,那可真是活脫脫一副世界名畫,標題叫塑料兄弟情。

    雖然我跟它們保證,只要不弄死人,就算被重傷一時失去力量,也不會剝奪作為二五仔的地位,畢竟也是賜予了四個真名,不是隨隨便便的東西,但二五仔口中感恩戴德,心里哪敢完全信,活在深淵那種嚴酷的地方,再怎么小心謹慎也不為過。

    反倒是魔王軍里的冒險者,它們更愿意信,怎么說也是魔王大人的族人。

    沒辦法,我只好把這事記下,讓阿卡拉看著辦,順便也告知整個魔王軍,可以到怪物大軍里挑選對手,開展全民大訓練的同時,也希望以此搭建起怪物大軍和魔王軍的信任橋梁,畢竟以后是要一起共抗敵人的,不說能配合成什么樣子,至少不用互相防備,擔心對方捅刀子,能全力應敵,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些都是后話,離開大師兄二師兄的訓練場,我抬頭看看天色,內心十分滿意。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午,再混兩三小時就到黃昏了,該回家歇了,又是忙碌而充實的一天,真好。

    不過想打發剩余的時間也不容易,我開始思考,是去骸骨之地看看薩綺麗是不是又帶著小黑炭,在那里撿骨頭棒子,身后跟著一臉無辜的,化作骸骨騎士形態的骸骨巨龍,心里大概在想,你們咋就那么喜歡在我家撿垃圾呢,我家又不是廢土。

    或者是去地獄投石機領主那兒,繼續欣賞一下自己的杰作,盤踞整整一座山的基座,九根直徑超過十米,三百六十度轉向,射程超過百里的投石臂,基座上邊還附著上萬門小號【炮管】。

    又有哪個男人不愛381警告呢。

    又或者是去地下世界看看恰西,最后一件神器辨識的怎么樣了,神器套裝的鍛造進度到了哪里,和自己息息相關的事情,決定著是自己被七巨頭胖揍,還是胖揍七巨頭的戰略武器,總是要多花點心思。

    小孩子才做選擇,智障全都要,晚點回家吃飯應該沒啥關系吧。

    結果沒走多余,看到了愛娃兒帶著雙子公主的身影。

    將西露絲和艾柯露挨個抱了抱,兩個小公主長大了,沒辦法一起抱了,更別說像以前那樣一左一右騎肩肩,讓我這個老父親有些傷感。

    哦,變身cosplay熊后到是可以,為了女兒變成熊有什么錯。

    “你們在做什么?”看到圍繞著三人漫天飛舞的螢火蟲,我有此一問。

    地獄里可能會有螢火蟲么?寸草不生的當然不可能,所以這些光點理所當然不是螢火蟲,細細感覺一番,溫暖而熟悉的氣息,是雙子公主,屬于她們的神圣力量,化作了這漫天飛舞,形似螢火蟲的小小光點。

    “培養西露絲和艾柯露的控制力。”一直對我不冷不熱的愛娃兒,在教導雙子公主這方面卻從來沒有含糊過,有問必答,而且還有一說三。

    “她們兩個現在遇到了瓶頸,需要提高一些控制力才能有所突破。”

    “哦?看來離我的公主殿下們突破的時間已經不遠了。”聽到這里,我不由的摸了摸雙子公主的頭,欣慰嘉許。

    雙子公主卻沒有因此而高興,反而有些失落:“就算突破了,也還是領域境界,沒辦法幫上爸爸什么忙。”

    “誰說的,戰場上又不光只有戰斗,牧師能發揮的作用可比冒險者大多了,一個領域級別的牧師,能頂一個世界之力強者呢,難道世界之力強者的作用還不大?”

    “真的?”

    “當然是真的,對吧愛娃兒。”

    這抖m天使公主猶豫了一秒,最終點了點頭。

    這話到也沒說錯,在特殊的情況下,領域級別的牧師能發揮的作用或許比世界之力強者還要大。

    不過,終究還是天使這種魔武雙修的斗宗強者,泛用性最強,牧師……輔助能力是很強,甚至比天使還強,但戰斗方面太弱了。

    哦,某幽靈除外。

    見老師點頭,雙子公主總算是打起精神,恢復了往日的活潑,一左一右抱著我的手,像兩只清脆的百靈鳥般嘰嘰喳喳說著這段時間的鍛煉。

    愛娃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么了,有什么話要單獨和我說?”我當著雙子公主的面問道,莫不是這家伙已經變態到能當著自己的學生面,要求學生的父親變身女裝?

    噫,這也太變態了吧,西露絲艾柯露,你們可別被傳染了。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愛娃兒淡淡的說道,情況到是和我想的有些出入,她并不是那么變態,或者說,在學生面前不那么變態。

    “還記得上次大家一上天堂么?”

    “是【去】。”我知道我有些摳字眼了,但上這種說法著實復雜。

    “西露絲艾柯露在那兒學了不少東西,實力有所長進。”

    “這些我都知道,不是已經說過么?”

    “其實還有一件事沒跟你說,眾所周知,牧師或是圣騎士所掌握的神圣力量,和我們天使是一樣的,只不過表現形式不同,但是我偷偷用天堂上邊的儀器測試過西露絲艾柯露的力量,發現有些微的不同,或者說……變異?”

    “是好是壞?”聽到這種曖昧不明的說法,我心里一緊。

    “別慌,算是好事吧,西露絲艾柯露所擁有的神圣力量,產生了些微的變異,而導致這種結果的,很可能正是閣下。”

    “我……我??!!!”我是誰?我在哪?我做了什么?

    “或許正是因為你是西露絲艾柯露的父親,導致她們的神圣力量,也沾染上了一絲月光的屬性,是這么回事。”

    “你早說明白呀。”

    我松了一口大氣,責怪愛娃兒不一口氣把話說清楚,害我虛驚一場,沾染了月光屬性是好事,不是我吹,圣月賢狼的神圣月光力量可比普通的神圣力量牛啤多了,雖然具體牛啤在哪我也說不清,總之很莫名的一股蜜汁自信。

    “我不是說了算是好事么。”

    “你爺爺變異了!算是好事!他背后多長出了一對翅膀!我把最后一句話賣著關子說你氣不氣?!”

    “哦,不氣。”

    愛娃兒依然是一副冷清淡定的神情,讓我嚴重懷疑艾德魯該不會是她在河邊撿到的爺爺吧?

    那么換個說法,是時候拿出我的【對愛娃兒殺手锏】了。

    “你家圣月賢狼炸了!”

    陡然間,愛娃兒的眼神變得尖銳起來,金色的瞳孔宛如貓科動物一般豎直,渾身散發著難言的壓迫力。

    “算是好事。”

    愛娃兒依舊死死瞪著我,大有一言不合就沖上來掐脖子的沖動。

    “炸了七巨頭家。”

    我慢悠悠的加上最后一句,看到愛娃兒泄氣了,想怒又底氣不足的樣子,不禁微微一笑。

    年輕人,想和我斗,你呀,還是圖樣圖森破。

    只是,這又是為什么呢,總感覺傷害愛娃兒的同時,自己的hp和san值也莫名掉了一些……

    。。。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