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李逵的逆襲之路 > 第006章 慈母多敗兒
    靈智上人,這位是李逵的便宜師傅。

    別看齊魯大地自古民風彪悍,大部分地區都有練武的傳統,但練武是練武,可要是練出一身闖蕩江湖的本事,沒有名師指點還真不成。

    就百丈村人來說,也有練武的傳統,可是村子里功夫好的也就兩個人,一個是李全,腦子燒壞了,現在是個傻子,戰斗力在0——100之間隨意劃拉。但大部分時間都挺溜在0這個數字上,基本上沒有什么殺傷力,這也是他平日里的表現。

    但要是李全手里有塊肉,他嗅著肉香想吃又舍不得吃的時候,有一不開眼的站在他跟前,伸手就要搶走他的肉。實力頓時恢復到100,甚至有突破200的可能。

    這就是傻子,活得簡單,也容易。

    再者就是李逵了。

    要不是李逵有這身功夫在身,老族長恐怕也沒有心思疏通關系讓他去當捕快。

    就李逵的這身武藝,即便在武將之中也是出類拔萃的高明。尤其是兵刃是很少見的雙斧,屬于重武器中的異類,對于身體的修行可不簡單,悟性,天賦,還有力量,缺一不可。既要有步法上的靈動和取巧,又要發力上的剛猛和暴虐,屬于大開大合的功夫,拿出兵刃來就有一種高手的范。普通江湖把式來多少,在他跟前都是被虐的菜。

    李逵是第一次從周圍的人口中聽到關于靈智上人的消息,而且還是可以信任的人。但是結果是,靈智上人并不是什么好人。

    這讓他對于和靈智上人的見面更加擔憂起來。

    兩次了。

    靈智上人兩次在他的窗邊放了見面的信號。

    第一次,他爽約了。

    那時候的他,身體還根本沒有恢復,連走路都踉蹌,自然不敢冒然出村。而最近的一次,讓他感受到了時間的緊迫感。

    李逵的師傅會是個好人嗎?

    恐怕真如老族長說的那樣,身份可疑,甚至隱瞞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再說了,能夠教出李逵這等渾人的師傅,即便不是十惡不赦,也是兇案在身的貨色。

    讓李逵說什么也想不到的是,老族長竟然還收過一筆靈智上人的錢,算是保護費。老頭膽太肥了,明知道是惡人,也敢收錢。

    百靈廟荒蕪多年,突然間有人在此落單,一旦有官府的人問起來,少了擔保的人,靈智上人的行蹤就要暴露了。不得已,給了三叔公一筆錢,之后還收了李全為弟子,但是這一切在四年前,一切都變了。

    李全突發高燒,山里人生病求醫問藥是消受不起的。據老族長的回憶,靈智上人在李全生病期間來過一次,看過了李全的癥狀自后,丟下一句話就走了:“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這話聽著很讓人心里不免會膈應,僅僅是生病,卻給人一種喪氣的要準備后世的感覺。

    老族長恐怕也是在那個時候對靈智上人開始厭惡起來,畢竟李全曾經也是他的心頭好,是被寄予厚望的家族優秀后輩。另外他對靈智上人也有所懷疑,認為李全無緣無故的發病,恐怕可靈智上人授予的功法有關。但這事無法求證,也就不了了之了。

    以至于李逵生病之后,老族長根本就不準讓人通知靈智上人。半個月,李逵就在炕上硬挺了半個月,挺過來了,就是好漢一條,挺不過來,也就是應了那句話——命里沒有莫強求。

    幸運的是,李逵挺了過來。

    不僅挺過來了,還沒有像李全那樣腦子燒壞了,整日里渾渾噩噩。脾氣似乎也好了不少,至少不再村子里禍禍和他同輩的少年了。

    但這兩件事,給老族長心里敲響了警鐘,世間哪有這么湊巧的事,李全向靈智上人學武,在關鍵時刻病了,而李逵又遇上了。

    巧合多了,就成了故意為之。

    帶著這個擔心,李逵和李全兩人順著村子的小路往家走去。一路上,李逵一在思量靈智上人的身份,鬼鬼祟祟不說,尤其是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他的屋檐下,練武之人都是耳聰目明之人,就算是風吹草動也難以逃脫敏銳的感知。可是兩次靈智上人來到他屋檐下,他都沒有發現。要知道,他的感知很好,這種天賦不知道是重生帶來的,還是練武之后的好處。總之,就算是老鼠在房梁上走過,他都能感知得到,哪怕是在熟睡之中。

    但是一個大活人走到距離他睡覺不足一丈距離的窗臺邊,還留下信物,他卻發現不了,這就等于說靈智上人隨時隨地都有取他性命的能力,只是沒有用出來。

    不行,必須要去見一次,看看這個靈智上人到底是何來路,即便將來鬧翻了,自己應對其來也好有個準備。

    回到家里,張氏早早的迎了出來,繞過李全這傻大個,徑直跑到了李逵的面前:“我兒,啥時候去縣里當差?”

    “這個……娘,此時恐怕要重長計議。”

    張氏氣地跳腳,怒斥道:“哪個不開眼的搶我兒的營生?”

    “娘,還是家里說,別讓外人聽到,惹人笑話。”李逵也是頭大不已,重生之前,他出生在單親家庭,爹媽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唯獨把他一個大活人給忘了。從小在爺爺奶奶跟前長大,父母之間的親情,變得無比的遙遠。

    等他大了,老人相繼過世,就讓他無法接受兩個對他都有隔閡的家庭。

    于是,他成了一個無牽無掛的人。

    可是在他穿越之后的那段日子,他時常聽到了耳畔壓抑著無盡痛苦的哭聲。當他睜開眼的那一刻,一個瘦弱的不成樣子的女人,卻表現出如同荊棘一般的堅韌,硬是在李逵臥床生病的半個月里,一直在兒子的跟前伺候。不僅如此,她甚至為了能夠讓李逵能夠吃上一口小米糊,給任何一個可能借米給她的人下跪,乞求。

    這是一份大愛,同時也讓李逵如同生鐵般冰冷的心融化了。

    面對張氏,有過一段時間,他是心存愧疚的,他的出現奪走了張氏真正的兒子。要不是幡然醒悟,說不定他會陷入無法自拔的自責之中,最終也只有遠走高飛一條路了。

    但是他走了,張氏可怎么辦?

    好在那時候李逵想明白了,他奪走了張氏的兒子,那么從今往后他就給張氏做兒子吧!

    不過張氏的身上也有很多讓他無語的怪癖,其實和這個時代有關,沒有怎么出過山村的張氏,眼界之類的全無。除了對小兒子的溺愛,似乎世間一切的事都和她無關。

    當然,張氏的生命注定了這輩子要比老族長更加悲哀,如果沒有李逵的重生,恐怕她這輩子都要陷入一種無窮無盡的困頓之中,直到被老虎吃掉。

    想要說服一個女人,一個固執的女人,李逵沒有多少經驗,只能用對付老族長的話再一次對他母親張氏說一遍。

    可是……

    效果驚人的好。

    “我兒聰慧非常人能比,讀書自不在話下。”

    “我兒洪福齊天,自然能高高的中了。”

    ……

    就連李逵都覺得自己在張氏面前有點瞎掰了,把科舉說的太容易。這可不是明清,是士大夫最為光彩奪目的北宋。這年頭要中進士有多難,文壇巨擘,歐陽修兩次落榜;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洵更是落榜到心灰意冷,不得不和兒子一起趕考,兒子中了進士,他還是沒中……

    當然,如果是明清的科舉也不容易,不同于北宋,州府就能決定舉子的身份。在明清,一省的鄉試,將多少讀書人擋在了躍龍門的那道石梁下。

    即便是比較容易的秀才,也需要府一級別的考核,還需要學道衙門的聯合考核,這可要比北宋難多了。

    北宋的舉子試,更像是明清時代的秀才考試差不多。相對來說,簡單很多。至于會試,這不是找虐嗎?北宋的進士質量恐怕是歷朝歷代最高的存在,尤其是文學修養,更是難以企及。李逵覺得他天天吃魚頭補腦子,也趕不上趟啊!

    但是舉子身份倒是容易,李逵覺得自己不笨,只要夠努力,還是有希望成為沂州的舉子。運氣好還能混上解試,去一趟東京城感受一下北宋科考的氣氛。畢竟在科考學區有院子,這份自信來的恰當好處。

    但是中進士,他真不敢瞎想啊!

    可是在張氏的嘴里,似乎李逵只要參加科舉,中個進士豈不是手拿把攥的容易?

    想到這里,李逵不由豪放一把,可話出口,他的心頭越來越虛:“母親說的是,這中進士的人也是兩個肩膀扛著一個腦袋,孩兒啥都不缺,就不信還能辱沒了孩兒的才學不成?兒子興許也能考上。”

    張氏高興道;“我兒大志向,不過沒錢可進不了學,不如這樣,娘把地和房子都賣了,給我兒讀書。”

    直到此刻,李逵似乎有點清醒了過來,家里一貧如洗,地就不過一塊菜地,只能賣給同村人,房子更不用說了,四間房子塌了兩間,誰要?

    或許這時,李逵多少明白了一些,為什么那個原本的李逵會如此蠻不講理,又那么耿直到一根筋了,大概是遇到了一個溺愛的母親吧。

    這也是為什么李逵殺人之后,逃到江州多年沒有回家,而他的母親會因為思念兒子而哭瞎雙眼。

    這輩子,他恐怕不會讓張氏遭遇如此變故了,他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做到,因為這是他的家人,唯一的家人。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 福建22选5官网 新疆11选5遗漏数据 pk10七码滚雪球公式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公告 捕鱼游戏注册送10元 宝博大厅手机版 股票技术分析 永利棋牌源码 50指数股票 多乐彩涂料 甘肃11选5任二三码中奖 15选5中三个有奖吗 黑龙江22选5玩法开奖结果 1比1现金兑换捕鱼游戏 星悦浙江麻将hd安卓版 查看股票历史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