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西南崛起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明白人
    韋則哼了一聲,相見?戰就戰,我難道還會怕了那老小子?

    “不知段大人對兩林觀感如何?我那老友勿兒,現在還吃得下肉嗎,還能吃到肉嗎?”

    “本官觀之,在勿兒首領的帶領下,兩林部百業興盛,有蒸蒸日上之勢,本官和勿兒首領也相談甚歡,離開之前,勿兒首領已遣子前往京城,”

    韋則心里一緊,“哦,這么說,勿兒也想把兒子送到太子身邊?”

    段延貴道:“呵呵,是否如此,下官就不太清楚,”

    他心說,這些家伙,對京城的事還真是了解。

    不過想想也是,太子做的那些事,都那么高調。

    “看來,段大人和兩林部聊了不少啊,”韋則皮笑肉不笑的問。

    段延貴朝旁邊看了一眼,“家常,聊了些家常而已,”

    韋則看著一旁的趙卓為,明白的點頭道:“家常好,家常好,段大人,我們去聊家常,來啊,送趙賢侄去好好歇息,”

    “對了,給他好好泡上幾壺茶,”

    趙卓為非常無奈,我還真饞你的茶?我趙家什么沒有?

    但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一路走來,這些土霸主,就都是這么個德行,都是這么不講究,支開就支開,你們就不能做得體面點,一個個的非要都做得這么生硬?

    “謝都王款待,”他朝著韋則喊道,話里不無諷刺。

    韋則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好說,好說,”

    被幾個人簇擁著的趙卓為看了那邊一眼,他也是真想知道段延貴究竟和這些首領們談了些什么,但陪他走了這么多天,到了這么多部落,真是一點都不知道他們究竟談了些什么。

    好在,對此他也不強求,這事,高家的演習都避開了,自己這陪了一路,也算是已經盡心竭力。

    至于他段家真的想在高家的領地做些什么,呵呵,那很好啊。

    …………

    韋則帶著段延貴,一路繞過只遠看就非常豪氣的大殿,走過到處放著佛像,但整體是宋朝風格的園林,最后到了一個一點不起眼的小院,韋則親自打開門,段延貴一看,這是一個書房。

    他看著韋則的書房,感概道:“都王這書房,儼然大儒的做派,”

    韋則的這書房,委實出乎他的意料,一點都不奢華,素凈得厲害,三面墻,都是滿架的書,桌上還翻開了不少,無論是桌上的還是架上的書,那都不是擺設,從書上的毛邊看得出來,那都是看過的。

    段延貴心說,這人真是不可貌相,看來這韋都王,不一定能勝任宋朝皇帝身邊的御前班直一職,但說不好,沒準能去宋朝考個舉人進士什么的。

    “你是第一個進我書房的,”韋則道。

    “不知本官何來此等榮幸?”段延貴問。

    他可不相信,韋則,這個表里不一,不知道騙了多少人的老狐貍,能無來由的對自己另眼相看。

    “段大人,你是聰明人,”韋則依然有些艱難的把自己塞進椅子里,“太子,更是個聰明人,”

    “太子實是天縱之資,但本官,遠談不上聰明,”段延貴道,至少他現在深深的感覺,就是和韋則比,自己道行,還是差得太多,“都王,更是智慧,”

    韋則搖了搖頭:“智慧?呵呵,被逼無奈爾,”

    他看著滿架的書道:“年輕的時候,對這些,我是不屑一顧的,奈何我們這樣在兩國夾縫中求生存的部落,兩面逢源,委實太難太難,”

    “靠武力,如何能比得過朝廷和宋朝?這些年來,中原王朝的那些官員,或出于私利,或抱著立功的心態,顛覆的部落,還少嗎?”

    這樣的情況,其實從唐朝延續到了現在。

    無論唐宋,朝廷中樞,對他們這樣邊境的羈縻部落,歷來主張和平之上,但卻防不住地方官總是動小心思,他們有些想拓土立功,有些眼熱這些部落聚積的財富,更有些,則干脆是覬覦這些部落的美女……

    唐朝和南詔起沖突的根本原因,當然在于唐朝想征服南詔,但直接誘因,說起來,就在于唐朝的云南太守張虔陀,和南詔國主閣羅鳳老婆私通(野史中說張虔陀甚至當著閣羅鳳的面,侮辱他老婆)。

    所以,要真說紅顏禍水,和楊玉環同時期的,還有閣羅鳳的老婆。

    唐朝對南詔征伐的失利,可以說是葬送了唐朝的起因。

    史論“唐亡于黃巢而禍基于桂林“,為何桂林有禍?是由于南詔攻陷了安南都護府,唐朝于是招兵二千馳援,并分了八百人守戍桂林。

    統領這八百戍兵的將領崔彥曾馭下殘暴,戍兵忍了,但當崔彥曾在他們戍守滿三年,按理應由新募的戍兵替代,他們可以返回家鄉的時候,還把他們強留在桂林,他們真忍不了,你不讓我們回徐州,我們就打回徐州。

    雖然最后失敗,但這卻為之后的王仙芝、黃巢起義,打下了基礎……根本起因,還在與唐朝和南詔交惡,不然,南詔也不會主動進攻安南都護府。

    “那些邊臣,可曾有一個被懲處?”韋則問。

    因為,不懲處,他們也無可奈何,難道還敢武力報復?一部單挑一國?

    “至于朝廷,我想,段大人此行,之所以最后到我邛部川部,原因,就不用說了吧,”他看著段延貴說。

    段延貴道:“都王請勿多想,真是因為貴部太過重要,本官才定在最后拜會,”

    是的,我先去其它部落,包括兩林部,就是預備著對付你,就算不能把他們協同起來,也要給你造成壓力。

    但這樣的事,怎么好當著韋則的面承認?

    “所以,老夫算是看出來了,”韋則翻著桌上的書,“朝廷,不愿意我們安穩,宋朝,也不愿意我們壯大,所以才有了勿兒那個蠢物,總是想著攻伐我,”

    “他卻不知道,現在支持他兩林部取代我邛部川部的,在他兩林部真的成功以后,可還會支持于他?”

    段延貴笑道:“都王的這番分析,讓本官茅塞頓開,說不得,本官得向朝廷上個條陳,這未嘗不是個好主意,”

    他避開了韋則的眼睛,這老家伙,是個明白人。

    “但至少目前,我可以向都王保證,朝廷,絕無挑撥兩林部攻伐邛部川部之意,邛部川部,是我大理國的部落,邛部川部的部眾,也是我大理國的子民,”

    韋則笑了笑,他知道,這些事,沒人會承認。

    “這些,是我不得已逼著自己看書后想到的,”他道:“但我的這些后代,他們還是只想著聚斂更多的財富,他們也不想想,那只會招致我們遭受更多的攻擊,”

    “而我已經老朽,時日無多,所以,”他直起身子,“老朽也希望,能遣子前往京城,能讓他留在太子身邊,老夫聽聞,太子調理這些不爭氣的家伙,特別有一套,”

    段延貴想了想,“太子想來會非常歡迎,但都王,王子到了太子身邊,將來不一定會熱心于邛部川部的發展壯大,”

    就說趙卓為的弟弟,現在是有志于航海,龔祺偉,是有志于冶鐵,高智昌,更是好像對當個捕頭很有興趣,就連太子的三弟,正坤王子,現在對木匠頗有興趣,而自己,也沒想著搞不好會成為一個大商人……

    韋則的兒子到了太子身邊,誰知道將來會對什么感興趣?

    他最清楚,太子還有那么多新鮮事準備做。

    韋則大度的擺了擺手,“只要能有出息就好,”他說,“我算是想明白了,延續一個部落,關鍵,不在于武力,不在于財富,而在于人,”

    段延貴有些肅然起敬,這真是一個活明白了的人。

    “現在,段大人,說說你的來意吧,”

    “都王,”段延貴的態度恭敬了不少,“太子命本官前來,主要是為了邊疆的穩固,亦即是為了各部的興盛,”

    “我不求都王現在能相信,但我想明白的跟都王說,這就是太子的愿望,我想,若將來都王見了太子,自會明白我絕無虛言,”

    “太子,”段延貴看著窗外的高天道:“真是一個胸懷天下之人,絕不會做出對我們自己的部落,我們自己的子民不利的事來,”

    “我知道,太子是一個有智慧的人,”韋則道:“若是太子真有大智慧,那我,相信你的話,”

    段延貴道:“就連本官此行的安排,都全是本官自己的主意,回京后,太子多半會不滿意我的自作主張,太子的原則,一貫是把大家一視同仁,無論邛部川部還是兩林部,在太子心中,都是一樣的,”

    “太子有事會開誠布公的說,但如果說不到一起,那當然另當別論,”

    韋則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

    “既如此,想來都王也能理解,本官此行之所以會如此安排,”段延貴直接道:“坦白說,都王和貴部一貫的作為,又真很難讓大家放心,”

    邛部川部和邊界上很多的部落,說白了,就是左右搖擺不定,想左右逢源,對兩邊,都談不上忠心,只關心自己部落的利益。

    真說起來,和這個時代的大家族,并無二致。

    “太子此次派本官前來,就是想解決都王憂慮的那些問題,讓貴部,能和平的發展壯大起來,其它的,還請都王屆時和太子面談,本官此次想和都王談的,還是和對岸的貿易……”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 在家可以做什么兼职赚钱 捕鱼大亨手机版 金华棋牌游戏? 秒速赛车冠军的技巧 四肖期期谁三肖必中特 手机麻将挂 东方6+1走势图表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 浙江快乐彩一定牛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炒股下载什么app 独平码四中四 下载四川熊猫麻将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 鞍山娱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