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人魚的異界餐廳 > 第二十一章 西門青(求收藏,求推薦)
    起初打算反抗的喬易順手抓了點什么,然而不巧的是他抓住的正是雁云松子的耳朵。

    松子就像個莫得感情的人偶一樣,既不反抗也沒開口。

    三人就這么在一群妹紙的簇擁下下了船,只剩伊正平和陶見秋兩個新人還留在船上。

    喬易消失在他們視線里之前,隱約還傳來一句:“你們倆不許偷吃,我都記著東西的數量,偷吃了扣工資啊!”

    陶見秋:“……”

    伊正平苦笑:“老板是我見過最沒有高手風度的高手了。”

    陶見秋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要不是親眼所見,我會一直以為他就是條咸魚。

    “那我們現在干什么?”伊正平問道。

    陶見秋想了想,道:“繼續保證料理的鮮度吧,估計他們取了蜂蜜馬上又會回來的。”

    “嗯。”伊正平覺得有道理,于是便繼續攪拌煮牛丸的鍋。

    兩人實力有限,都沒有發現在喬易他們離開后不久,飛翔的河南人號上發生了一絲變化。

    船艙深處,那三扇一直緊閉的門中,有一扇被推開了。

    一道人影從中走出。

    ……

    “有什么我能幫忙的嗎?”陶見秋問伊正平。

    伊正平道:“你去給那些蛋糕蓋上罩子吧,這龍蝶宮花多,蟲子也多。”

    “罩子在哪兒?”

    “那兒呢。”

    兩人正忙著,忽然伊正平一回頭就看見一個人拿著一碗撒尿牛丸在那里吃。

    這是一個二十來歲的男青年,個子高高的,頭發刺刺的,前端還有一抹挑染的紅色。

    長得倒是挺帥的,九頭身的比例令陶見秋羨慕不已。

    但這大熱天的穿著一套西裝還戴白手套,就讓人不禁懷疑這人腦子有問題了。

    “你好,你也是龍蝶宮的客人嗎?”陶見秋心中疑惑,龍蝶宮不都是女人嗎?這男的哪里來的?

    說是專門養蜂的下部弟子也不像啊,這穿著太奇怪了。

    青年并沒有回答他,只是用疑惑的目光看著他。

    “怎么?我有什么不對勁嗎?”陶見秋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身上。

    等他再抬頭時,卻發現那人竟然已經不見了。

    “喂,小伊,你看見剛剛那個人了嗎?”

    “啊?什么?”正在切切糕的伊正平回頭看向他,“哪里有人?”

    “就剛剛啊,這兒,就這兒,”陶見秋用手比劃了一下,“那么大個人呢,他還吃了一碗牛丸。”

    伊正平搖搖頭:“秋哥你想吃牛丸就吃吧,老板就是嘴上說說,不會真把你怎么樣的。”

    “我沒偷吃,”陶見秋無奈,“剛剛真的有個人,穿得可厚實了。”

    “彳亍口巴,你說有就有咯,幫忙把盤子給我遞一下謝謝。”

    “給你。”陶見秋也不知該怎么讓他相信,干脆就不說了。

    ……

    那個穿西裝戴白手套的青年自然是真實存在的。

    他的名字叫西門青。

    那天晚上他回房間之后本來打算等到關服再下線的,但是關服時間到了之后卻忽然一個恍惚,然后他就發現自己沒辦法下線了。

    于是他打開門,打算看看其他人是什么情況。

    然而出來后卻發現船上一個他認識的人都沒有,只有一個青年和一個少年在甲板上鼓搗美食。

    他吃了一口撒尿牛丸,頓時明白杜志遠肯定是在這兒的,這味道別人也做不出來。

    本來還想問一下那兩個人,結果年紀較大的那個一開口就是他完全聽不懂的外語。

    這下西門青知道沒辦法溝通了,只好離開船去找杜志遠。

    “這是哪兒啊?”

    西門青打量著龍蝶宮陌生的環境,路上遇到了人都提前避開。

    就這樣越走越深,進入了龍蝶宮內部。

    “這死廚子,跑哪兒去了。”

    大概是找得煩了,西門青蹲到湖邊的一塊石頭上,抽了支煙叼在嘴里。

    然后大拇指和食指一撮,一撮火苗就從他指頭上冒了出來。

    他現實中是不抽煙的,但是游戲里抽煙既不會上癮也不會對身體產生危害,反而還很帥能夠釣妹紙,所以他口袋里常備著一包煙。

    深吸了一口以后他將煙取下,食指敲打了幾下。

    煙灰如雪般散落,全都落在了他面前的湖泊中。

    這就是他在湖邊停下的原因,吸煙肯定是要有個煙灰缸的。

    “是錯覺嗎?”西門青看了看手上的煙,“我怎么感覺這玩意兒味道好了很多?算了,還不都是抽,沒差。”

    他繼續抽著煙,看著眼前清澈的湖泊。這里面沒有半株植物,底下鋪著整齊的玉石,根據他的推測,這里平時應該是用來洗澡的。

    “怎么還沒有小姐姐過來呢?這大熱天的,就沒人想要洗澡嗎?”

    過了一會兒,大概是腿麻了,他干脆坐到了石頭上。

    繼續抽煙。

    當然,不會是小岳岳模仿于謙的那種抽法。

    他抽煙主要還是為了帥,所以會有意識地去模仿張國榮。

    這是個技術活,一不小心就容易成了樹先生。

    一根接一根,就在西門青耐心快要耗盡之時,忽然他的見聞色捕捉到了一道身影。

    他先是一喜,然后便是一陣泄氣:“怎么是個小屁孩。”

    3秒后,一道人影跑到了湖邊。

    那是一個看起來也就五六歲的小女孩,扎著兩支麻花辮,穿著花邊短衫。

    模樣倒是十分可愛,皮膚白嫩得像特侖蘇。眼睛又大又亮,小小的鼻子粉粉的嘴唇,臉上掛著開朗的笑容,可以看到門牙缺了一顆。

    可惜……不在西門青的取向范圍內。

    他本來是想避開的,這種小屁孩沒有什么撩撥價值,他又不是那種玩小花仙收寵物的變態。

    但是才回頭還沒走幾步,他忽然猛地回頭,瞬間發動剃來到了小女孩身邊。

    此時小女孩正一躍而起,準備跳入湖中。

    這湖對成年人來說不深,但是對這么一個小孩子來說還是很危險的,又沒有大人在旁邊看著,這要是讓她跳下去很容易出事。

    西門青是喬易船上唯一一個可以用見聞色看到未來的人,他提前預見了小女孩落水的一幕,于是上前制止了她。

    “小鬼,這里很危險的,回你媽媽懷里吃奶去。”

    西門青將小女孩隨手丟到地上,準備離開。

    然而小女孩起身之后卻一臉高興地仰望著他:“#¥%……¥%……”

    又是一連串西門青聽不懂的話。他的見聞色能預見未來,卻無法跟杜志遠、喬易一樣感知他人情緒,所以他也不知道小女孩在說啥。

    但是跟小孩子扯上關系八成沒好事,于是他做了一個驅趕的動作:“去,去,一邊玩兒蛋去,莫挨老子。”

    然而他聽不懂小女孩的話,人家也同樣聽不懂他的話。

    她就這么雙眼灼灼地看著他,嘴巴咧開露出一嘴參差不齊的小珍珠。

    西門青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該不會被訛上了吧?

    于是他加快腳步,幾個拐彎甩開了小女孩。

    “個小破孩也想碰瓷我?”他嘴角一翹,繼續尋找杜志遠。

    ……

    此時的杜志遠正被妹紙們帶到了專門煉制蜂蜜的地方。

    這些蜂蜜可不是普通的蜂蜜。

    根據妹紙們的介紹,這種蜜叫做“曇蜜”,是將普通蜂蜜經過各種工序加工煉制之后的產物。

    基本上一滴曇蜜需要耗費1噸的普通蜂蜜。

    也就只有用這種曇蜜才能夠修煉那能夠讓人變成美女的《蝶龍變》。

    曇蜜的煉制方法是龍蝶宮獨有的,并且只有宮主知道全部的步驟。

    而這種蜂蜜之所以叫曇蜜,則是因為它只能儲存在一座玄冰打造的巨塔當中,一旦離開塔,就只有5分鐘的保質期。

    5分鐘過后如果還沒有被人服用,它就會退化成為普通的蜂蜜,如同曇花一現。

    每個龍蝶宮的弟子都會被分配一只玄冰小瓶子,平時修煉都是來玄冰巨塔接蜂蜜,然后回房間修煉。

    這種小瓶子可以讓蜂蜜的保質期延長到1天,但數量有限,只能宮內弟子自己使用,嚴禁外借。

    “所以給你們了也沒用,它們很快就會變成普通蜂蜜的。”翠花對杜志遠道。

    然而杜志遠并不在乎:“沒事,你們盡管取蜂蜜,有多少算多少。”

    “這可是你說的啊,該提醒的我們都已經跟你說過了。”翠花接了一瓶曇花蜜遞給杜志遠。

    “這是我這個月的份額,一瓶的價值大概在300金玄石,而且還有價無市,你趕緊喝吧,注意別碰到瓶口,完了記得把瓶子還我。”

    杜志遠直接將瓶子遞給了喬易,后者翻了個白眼,舉起瓶子就往自己嘴里倒去。

    表面上看起來是在吃蜂蜜,實際上他是在利用同化能力在自己體內制造出和這種瓶子一樣的容器。

    如此一來,就能夠大量儲存蜂蜜了。

    到時候回了船上把蜂蜜放進系統倉庫里,就不用擔心變質問題了。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 南京好运麻将官方网站 南宁同城游戏大厅手机版 上证指数股票行情 琼崖海南麻将去哪了 同城游美女捕鱼抽话费抽哪个 三宝哈尔滨巴彦麻将 捕鱼电玩城官方下载 云南麻将飞小鸡 股票买了就跌卖了就 手机网上兼职赚钱日结 15选5专家预测最准确 捕鱼游戏怎么玩能挣 荣耀棋牌下载最新版 山东11选5 五连号遗漏 幸运赛车游戏 股票入门的基础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