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是光明神 > 第兩百七十六章 搶劫亡靈主君
    ……

    一段時間后,深夜。

    幾朵浮云遮住了空中的月光,令本就沒什么光亮的夜空,變得更加昏暗寂寥。

    依舊是那座位于北方偏遠地帶,人口稀少的老城。

    一小隊身穿黑袍的亡靈教徒,正牽著一名身穿婚紗,年輕靚麗的新娘,一路穿過老城破舊的街道,向位于老城中央的城堡走去。

    這座由石塊鑄造而成的巖石城堡,就仿佛建筑在幾個世紀前一般,布滿了歲月洗刷過后的痕跡。

    城堡外月黑風高,城堡內燭光閃爍,周圍靜的一點聲息都沒有,連帶著整座老城都彌漫著一股異樣的陰冷氛圍。

    “進去吧,塞繆爾主祭已經等待多時。”

    幾名亡靈教徒將新娘送至城堡入口,推開了大門,示意新娘往里面走。而他們這些人說完就像雕塑一般,背過身把守在了城堡入口,同時也擋住了新娘向后的退路。

    這位美麗的新娘,自然就是黑暗女巫朱蒂的同伴,女盜賊阿曼達。

    她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朱蒂究竟用了什么辦法,居然真的讓她混進了亡靈教派中,并且成為了今晚即將獻給亡靈主君的滿月新娘。

    說到滿月新娘,就得說說滿月祭典。

    這是一次在每年月亮最圓的那一刻,向亡靈主君敬獻純真處子,以及大量貢品的獻祭活動。由當地主祭主持祭祀,該區域的信徒幾乎全部都會參加,獻祭規模相當隆重,今年阿曼達恰好就是那個獻給亡靈主君的祭品。

    “吾主在上,我真的是瘋了,才會答應朱蒂這種瘋狂的要求。”

    阿曼達在心中給了自己一個大大的白眼,沒辦法,她現在要干的事情,實在是太刺激了,光想想就讓她寒毛倒豎。

    這座城堡,不,確切的說是整座老城,統統都是亡靈教派占據的一大分會點。

    獨自深入分會點的核心地帶,就算是阿曼達這樣常年游走在危險地帶的女盜賊,都忍不住長長呼吸了幾次,用以調節自己有些緊張的內心。

    開玩笑,眾所周知這群亡靈教派的成員,全都是些瘋子,他們信仰死亡,追求死亡,活人與異教徒在他們手里,往往會遭到最悲慘的折磨。

    在這座分會的老巢中,除了擁有大量被洗腦的亡靈教徒,主祭塞繆爾赫然就是一位不遜于索羅主祭的圣階強者!

    如果這些還不算可怕,那么在這座老巢中,還擁有一個由塞繆爾主祭掌控的聯絡法陣,法陣的另一端直接聯系著可怕的邪神亡靈主君!

    “吾主在上,吾主與我同在……”

    阿曼達默默祈禱著,以堅定的信仰支持著自己,同時一步步開始向城堡深處走去。

    比起上一次配合朱蒂,刺殺一位伯爵,現在獨自深入這座老巢,并且還要搞點破壞的危險程度,絕對不亞于跑進皇宮,朝著帝國皇帝的鼻子狠狠來上一拳。

    好歹揍了帝國皇帝一拳,至少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而落入亡靈教徒的手中,往往會生不如死,甚至連死亡,都無法讓自己獲得解脫。

    ……

    阿曼達在僅有微弱燭火照明的城堡中,沿著通道緩慢前行。

    四周寂靜無聲,濃郁的黑暗之氣,就好似淡淡的黑色水霧一般,順著墻壁與地板,不斷在四周蔓延。

    行走在這片黑霧中,冰冷入骨的寒意,以及令人倍感壓抑和暴躁的情緒,不斷在阿曼達心底升起。

    這正是黑暗力量的可怕之處,不過好在沒有多久,一點明亮的火光在她眼前出現。

    那是這座城堡的大廳,也正是她此行的目的地。

    只是走著走著,眼前隨之出現的場景,令她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座城堡的大廳,已然被布置成了一個陰森的祭壇。

    大廳中心的地面,赫然是一個用鮮血以及剛剛被獻祭殺死的人類尸體,共同構畫組成的詭異法陣。

    在法陣的前端,是一張點滿蠟燭的石制供桌。

    桌上供奉著一尊大約半人高,里里外外都透滿邪氣的黑色神像。十多顆鮮血淋淋的心臟,正被整齊擺放在神像的面前。

    就在供桌與法陣的下方,多達數百名身穿黑袍的亡靈教徒,正虔誠無比的跪拜在地,嘴里還在嘰嘰咕咕的念詠著祈禱詞。

    “亡靈之主啊,你令陽光失色,你讓星輝暗淡,你包容著萬象,你是眾神的王!”

    很顯然,這是一個歌頌亡靈主君的禱文,只是傳入阿曼達的耳中,卻令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與偉大的光明吾主比起來,這個什么亡靈之主,不過就是一個躲藏在下水道里的臭老鼠,還敢大言不慚的自封為眾神之王?

    阿曼達內心充滿了不屑,同時也更加堅定的向這些亡靈教徒走去。

    “美麗的新娘,你終于來了!”

    隨著阿曼達走近,一位面色蒼白,邪氣森森的中年男子,從亡靈教徒的前方緩緩站了起來。

    毫無疑問,他正是這些亡靈教徒的首領,塞繆爾主祭。

    “主祭大人,我愿意投入死亡與黑暗的懷抱,永永遠遠侍奉在偉大的亡靈主君左右。”

    阿曼達依照朱蒂的交代,雙手抱胸,行了一個類似亡者入葬的禮儀,神情虔誠無比。

    按照朱蒂給她的身份,她現在是一位渴望永生的貴族之女,所以她要將這一點貫徹下去。

    “很好,美麗的新娘,只要投入死亡與黑暗的懷抱,你的靈魂畢竟得到永生!”

    塞繆爾主祭張開雙臂,宣揚著他那狂熱的信仰。

    或許是因為修習黑暗力量的緣故,他與當初索羅主祭一樣,雙眸殷紅如血,瞳孔一片漆黑,看向人們的眼神,充滿了逼人的邪氣。

    處在這樣的眼神中,阿曼達靈魂都仿佛要被看穿,不過對于光明神的堅定信仰,令她頑強的堅持了下來。

    “過來,站到祭臺的前方,我將為你呼喚偉大的亡靈主君,你與珍貴的貢品,將被亡靈吾主親自帶走,這將是何等的幸運與榮耀?”

    塞繆爾說的神彩激昂,他面前數百名被洗腦的亡靈教廷,同樣群情激奮。

    阿曼達在他的指引下,走至那放滿新鮮心臟的供桌前,一尊面目模糊,卻透滿邪氣的黑色神像,就擺放在供桌的中央。

    “這尊神像,也是盡顯給亡靈主君的禮物?”阿曼達指了指黑漆漆的神像,好奇詢問。

    “沒錯,那是我們這些虔誠的信徒,所有信仰的凝聚之物。”

    塞繆爾神色充滿驕傲的答道,“這一年來,我們日夜禱告,為得就是幫助我們偉大的亡靈主君,重返這個世界!”

    “現在,即將獻給吾主的新娘,請你保持安靜,我將開啟儀式,亡靈吾主的意識,很快就會來臨!”

    言罷塞繆爾主祭轉過身,站在那用鮮血構筑的法陣中央,帶領著眾多信徒,念詠起古怪而又晦澀的咒語。

    “朱蒂可真了不起。”阿曼達在內心暗暗感慨,他們的首領朱蒂,以及那群稀奇古怪的隊友,確實有點本事。

    非但找到了向來神秘莫測的亡靈教派據點,居然真的讓她神不知鬼不覺地混到了這個據點的核心內部,就連塞繆爾主祭都沒有察覺。

    “吾主在上,看來這次任務也沒多難嘛。”看著就擺在她面前的黑色神像,阿曼達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揚了起來。

    自從她在朱蒂的引導下,成為光明神信徒之后就明白,他們的信仰會成為神靈的力量。

    眼前這尊不大的黑色神像,想必就是情報中,亡靈信徒們用來給亡靈主君凝聚信仰之力的載具。

    “偉大的亡靈主君,您的仆從塞繆爾,將為您獻上最優質的貢品……”

    鮮血法陣中,塞繆爾主祭正姿態卑微地跪伏在地,虔誠無比的專注祈禱。

    然而,他的祈禱才剛剛開始,就傳來“呲啦”一聲,衣物被撕裂的聲響。

    塞繆爾主祭連忙轉眸看去,神情不由得為之一愣:“吾主的新娘,你在干什么?”

    “這裙子太長了,妨礙我運動,還有這鞋子,根也太高……”

    阿曼達扯掉了裙擺、面紗、以及高跟鞋,露出了修長白皙的美腿與靚麗的短發,“至于我要干什么?呵呵,自然是要搶了你們的寶貝,獻給我們偉大的光明吾主!”

    言罷,數顆煙霧彈被她抬手丟了出去。

    下一瞬,煙霧彈爆炸,而她身手敏捷,抱起黑色神像,抬手一揚,藏在袖間的繩弩,立即帶著她從高高的堡壘天窗飛射了出去。

    “光明神的信徒?”

    塞繆爾主祭整個人目瞪口呆,光明神的信徒居然會偷盜亡靈主君的寶貝?這到底叫什么事?

    當然,最令他感到出離憤怒的是,這個小小女盜賊居然敢當著他塞繆爾的面,搶走即將想給亡靈主君的神像,簡直不可饒恕!

    恐怖的黑暗之力,立即從他周身蓬勃而出,他面色憤怒猙獰,強橫的力量猶如黑色潮水,連他腳下的巖石地磚,都被沖擊出無數裂痕。

    “你,找死!”

    塞繆爾出離的憤怒,立即腳下一蹬,整個人猶如一道沖天的煙柱,朝著頭頂上的天窗就沖了過去。

    那神像中可裝滿了他們這些信徒,一整年來日夜禱告才積攢下來的信仰之力,在這種情況下,若是弄丟了,損失不堪設想!

    可接下來的一幕,又一次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

    就在他即將到達城堡天窗之時,居然發現一個丑陋骯臟的半巨人,正扛著一尊城防炮,在窗口等候了多時。

    城防魔能炮向來以巨大威力著稱,別說他這位巫師,就算是以強壯著稱的圣階騎士,也不敢硬抗這種魔法巨炮的威力。

    但這種巨炮也有它的缺點,就是體積巨大,份量太重,通常架設在城墻上由數名士兵一同操控。

    可現在那名丑陋的半巨人,居然以他山丘一般的雄壯身軀,硬生生的扛起了一尊魔能炮,并且將炮口近距離的對準了他。

    這種見了鬼的倒霉事,還真是讓他有苦都說不出。

    “砰!”

    一聲驚天動地,險些將城堡天花板都給震踏的劇烈爆炸,瞬間就將塞繆爾轟到了地面。

    “噗!”塞繆爾主祭,盡管在倉促間以魔能構筑出了一面魔法護盾,但在魔能炮蓄力已久的巨大威力面前,依舊被轟的七葷八素,口鼻噴血。

    “哈哈哈,塞繆爾,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一聲難掩興奮的聲音,從天窗外傳來。

    只見一個身披斗篷,神態桀驁的女巫,正率領著一群奇奇怪怪的幫手,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了這座城堡的弧頂。

    女巫、地精、半巨人、還有一個尸妖與男巫……

    塞繆爾目光掃過,整個人都有些呆愣住了。

    這都是些什么貨色?光明神的信徒?怎么可能!

    這些常年混跡地下黑市與下水道里的下等種族,別說光明神,就是他塞繆爾平日里都瞧不上眼,那位向來苛刻的光明神,怎么可能會看得上他們,并且還派遣他們耍陰招來攻打自己?

    可現在這一切偏偏還就發生了,這種憋屈與郁悶,實在是令他有些難以下咽。

    “呵呵,笑話!就憑你們這些跳梁小丑,也想與本主祭作對?真是不知死活!”

    塞繆爾主祭那雙猩紅的眸子中,充滿了濃烈的殺意,隨著他一招手,身后所有亡靈信徒全部起身,迅速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沒錯,就憑我們!”朱蒂高高站在城堡頂端,一身凜然殺意躍然而起,“今日你的小命,就是本圣女送給光明吾主的獻禮!”

    “動手!”朱蒂自封為黑暗圣女,隨著她抬手下落,一場戰斗瞬間打響。

    “嘿嘿嘿,嘗嘗這個!”

    三名來自索坦城的地精兄弟當先出手,一顆顆充滿精密機械機構的地精炸掉,開始向糖豆一般,不斷被他們從天窗上丟了下去。

    地精這個種族雖然口碑低劣,但是他們卻是一群充滿機械天賦,動手能力極強的種族。他們個體能力或許很差,但是他們制造的地精炸彈,威力卻出奇的大。

    在戰場上別說尋常的士兵,就算是防御能力強橫的大騎士,也頂不住幾發地精炸彈的強橫爆破。

    “嘭!”

    “嘭嘭嘭!”

    爆炸聲瞬間響起,充滿機械結構的地精炸彈,一旦爆炸,除去核心壓縮魔能與爆炸裝置會產生的高溫沖擊,碎裂的金屬外殼還會像破片手雷一般,產生嚴重的二次傷害。

    霎時間,十幾個亡靈信徒當場被炸了個面目全非。

    “啊哈哈哈,炸!炸死他們!”

    “咦?剛剛那顆炸彈,我給扔哪去了?”

    “算了算了,全都丟進去!把他們全部炸死!”

    地精本就是一種充滿瘋狂的種族,此時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與爆炸烈火,現場三名地精爆發出了興奮難耐的尖嘯。

    “退出去!退出大廳,再消滅這群混賬!”

    塞繆爾主祭憤恨不止,不過還是在第一時間下達了冷靜的指令。

    現在城堡天窗這唯一的出入口,已經被那群烏合之眾占據。一架用以城防的魔能炮,就架在他的頭頂,并且不斷向他轟擊。加上還有朱蒂,摩西,以及女盜賊不斷向他發起攻擊,實在是讓他疲于防御,連蓄力念咒,沖破城堡穹頂都做不到。

    以至于他不得不先下達撤出城堡大廳的命令,否則他們這群人,就是一個個活靶子!

    “桀桀桀,現在想逃,是不是已經晚了?”

    一直在一旁蓄勢念咒的巫妖巴特里斯,猛地揚起自己的白骨法杖,一股強橫的精神波動,一下就在空氣中蔓延了出去,“我積蓄了一生的亡者大軍啊,消滅這些罪惡的異教徒吧!”

    霎時間,一聲聲令人頭皮發麻的嘶吼聲,開始從整個城堡的地下凄厲回蕩。

    “嗷!”

    恐怖的嘶吼,好似來自地獄的最深處,令本就有些混亂的亡靈教徒們,越發緊張恐慌。

    “是,是下水道傳來的聲音!”

    一個亡靈教徒反應了過來,但一切為時已晚。

    一群群好似蝗蟲一般的骷髏,尸鬼等,就好似餓極了的野獸一般,開始從城堡的各個角落,向這片中央大廳瘋狂涌來。

    這些骷髏與尸鬼,數量之多,成千上萬!

    它們不知痛苦,不知恐懼,不知思考,唯一會做的事情,就是將活物撕成碎片,吞食干凈。

    亡靈教徒們,連同他們的主祭塞繆爾都開始慌了。

    他們所在的城堡,全部由碩大的巖磚鑄造,結實厚重,四面都是砸都砸不開的巖墻,僅有的四個出入口,正被成千上萬的骷髏與尸鬼塞了個滿滿當當。

    也就是說,他們這群人現在已經無處可逃。

    “等等!”

    “你,你們看!那些骷髏與尸鬼的身上,還綁著東西!”

    又一個亡靈信徒,驚慌呼喊了出來。

    塞繆爾主祭連忙轉眸看去,一顆心頓時涼了半截。

    那些瘋狂撲來的骷髏與尸鬼背上,居然還綁著地精炸彈!

    這么多骷髏與尸鬼,這么大當量的地精炸彈,那些瘋子難不成想和他們同歸于盡嗎?

    那個瘋婆子,怎么就想出了這種惡毒的戰術?連他們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

    不等塞繆爾再做反應,劇烈的爆炸聲已然響起。

    “轟隆隆!”

    在被熾烈火焰吞噬的剎那,塞繆爾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他們完了!

    做為一名亡靈教派的主祭,在即將被毀滅的關頭,塞繆爾也不是沒有做垂死掙扎。

    危機之中,他開啟了生命獻祭,以自身性命與靈魂,去召喚亡靈主君的分身降臨。可不知道是因為近期光明神回歸的威勢太盛,還是因為亡靈主君本身已經有些自顧不暇,塞繆爾主祭的召喚并沒有成功,亡靈主君根本就沒有回應他。

    沒有神靈的庇護,又在獻祭中消耗了大量生命力,一代堪比索羅主祭的塞繆爾,就這么在朱蒂等人的圍攻下,含恨死去。

    “桀桀桀,將這些異教徒全部殺光!燒光!搶光!”

    “我要用最熾烈的大火,洗凈這片土地上的罪惡!”

    就在黑暗女巫朱蒂近乎瘋狂的指揮下,足足激戰了半個魔月時之后,亡靈主君位于北方的一大分會據點,連同內部的所有成員,全部被她與同伴們一鍋端掉!

    整座古堡幾乎都被炸塌,到處都是大火,毒素,以及大面積詛咒形成的腐朽之地。

    就在這充滿火光的廢墟上,黑暗女巫朱蒂帶領著同伴,向光明神展開了虔誠而又狂熱的獻祭禱告。

    ……

    “阿嚏!”

    神國中吳輝又打了個噴嚏,無奈之下他只好揉了揉鼻子,選擇性的查看了一下信仰通道。

    結果發現黑暗女巫朱蒂的那條通道,正在強烈的閃爍跳動。吳輝眼皮子不由得一跳,暗忖這個女巫,不會又再給他搞事情吧?

    懷著不安的心情,吳輝打開天堂之門,以他的意識向下界一看,頓時整個人都給驚呆了。

    那是一座遠在光明教廷控制范圍之外的偏遠老城,這地方潮濕寒冷,人跡罕至。如果在平日里這里可能是一個充滿歷史韻味,風景獨到的古老城鎮。可現在,城鎮中央的古堡已經完全塌陷,半個城區已經淪為一片火海。

    “這,這座城鎮,怕不是給朱蒂那伙人給炸了吧?”

    吳輝一滴冷汗當場掉了下來,再仔細看去,連他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

    這座城鎮可不止被炸毀那么簡單,就在這片火海廢墟中,朱蒂與她那些奇奇怪怪的同伴們,正滿臉熱忱地虔誠禱告。

    就在他們面前,除了一大堆各色各樣的財寶資源,以及好幾十個錢包之外,一尊透著濃郁邪氣的黑色神像,一下就吸引了吳輝的注意力。

    “那是……亡靈主君的神像?”

    吳輝當場有些目瞪口呆。

    他自然認得亡靈主君的氣息,而且這種神像是一種儲存信仰之力的特殊工具。下面那尊黑色神像,儲存著滿滿當當的信仰之力,很顯然這座老城就是亡靈主君的一大分會據點,朱蒂等人身后大量身穿黑色祭袍的尸骸,已經明顯證明了這一點。

    只是……朱蒂這群人,難道剛剛把人家亡靈主君的一個分會據點給端了?

    他們到底哪來的情報和膽子?

    就在吳輝驚嘆不止的同時,下方朱蒂等人已經發現了在空中展露出來的神跡,這一群人當場群情沸騰了起來。

    “光,光明吾主!吾主真的回應了我們的召喚,吾主向我們展露了神跡!”

    女盜賊阿曼達當場熱淚盈眶,感恩不已的跪拜在了地上。

    吳輝眉頭一挑,暗忖這女盜賊姿色還挺不錯,只是怎么還穿著件破破爛爛的婚紗?

    現場同樣熱淚盈眶的人,還有那位死了八十多年的巫妖巴特里斯。

    此時這名渾身透著死氣的巫妖,顫巍巍的跪倒在地,向著天上的神跡,神情激動地張開了雙臂:“吾主啊,過去的我就是一只誤入歧途的羔羊,但您為我指引了方向,是您拯救了我枯萎的靈魂,我巴特里斯愿將一切,全部奉獻給偉大的光芒吾主!”

    這,這是……一個巫妖?吳輝看在眼里,腦袋一暈,暗忖你一個巫妖確定要信奉他這位光明神?在圣光的照耀下,你一個巫妖就不怕折壽?

    現場可不僅僅只有巫妖,地精,獸人,半巨人,乃至野蠻粗魯的蠻族……應有盡有。

    可偏偏就是這么一支奇奇怪怪的組合,居然真的將亡靈主君一大分會據點給端了,而且他們的信仰還非常堅定,信仰等級全部在虔信徒以上,其中女盜賊阿曼達和巫妖巴特里斯,在剛剛信仰等級,赫然達到了狂信徒級別!

    做為這支雜牌軍的首領,黑暗女巫朱蒂也在這次神跡顯現中,信仰等級一路飆升到了狂信徒的極限!

    “這個朱蒂為了他這位光明神,還真是盡心盡力。”神國中吳輝心中暗忖,“雖然她召集的同伴有些其貌不揚,不過似乎也正應征了那句話,人不可貌相。”

    應該給他們一些獎勵。

    吳輝神念一動,一道神力先將下方所有獻祭的貢品,全部運回了神國。

    粗略一看,那些零零碎碎的東西,價值可不菲,尤其那那尊黑色神像,在吳輝用了一點點神力,驅除邪氣凈化了一番之后,內部儲存的信仰之力,完全轉化成神力話,赫然多達100點!

    雖然吳輝現在已經初具規模,神力也多,但這100點神力可不是小數目。

    加上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的東西,這一回朱蒂等人就為他送來了價值一百二十多點神力的寶貴資源!

    接下來吳輝也不吝嗇,他不僅降下神力,將黑暗女巫朱蒂晉升至7級圣境,她在場的所有同伴,也全部被他提升了1級,女盜賊阿曼達,巫妖巴特里斯,還有三名地精與半巨人卡爾瑪,這些骨干成員,赫然達到了6級亞圣境界。

    雖然吳輝花費的神力,比朱蒂貢獻來的獻禮,還要多上那么一些,但這群人為了他這位光明神盡心竭力的樣子,值得他提拔鼓勵。

    “感謝吾主!感謝吾主的眷顧!”

    “吾主神威,永垂不朽!”

    有了吳輝這位光明神的眷顧與賜福,下方朱蒂等人的心情,更加激動興奮,為光明吾主奉獻的信念,也更加堅定牢固。

    如果不是他們做的十分優秀,偉大的光明神,又怎會為他們親自降下神眷?

    下面這些信徒們的想法,吳輝自然不清楚,灑下神眷之后,他便逐漸收起神跡,關閉了天堂之門。

    這一次突襲破壞,從現場遺留之物中,吳輝也摸索到了一些亡靈主君的痕跡,如此多收集一些情報,或許真的能將亡靈主君的老巢揪出來。

    為此在天堂之門臨近關閉之時,吳輝還特地向朱蒂留下訊息:“如果下次再遇到類似事情,務必先稟報本神。”

    言畢,天堂之門關閉,天空中的神跡徹底消失。

    然而仍舊跪在原地的黑暗女巫朱蒂,霎時間熱淚盈眶。

    “吾,吾主果然是關心我的!偉大的吾主啊,我朱蒂已經明白了您的心意,下一次必定會以更大的功績,回報您對我們的期望!”

    “吾主啊,請您放心,我們就是您在黑暗之中的匕首,我們就是您在世間進化邪惡的烈焰!”

    “啊,阿嚏!”

    神國之中,剛剛收回神念的吳輝,又一次莫名的打了個噴嚏。

    他心頭總有些涼颼颼的,朱蒂這伙人事情越搞越大,接下不會整出什么沒法收拾的幺蛾子吧?

    ……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