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有一張沾沾卡 > 第八六二章 你才是魔道(第一更)
    紅塵世界的上古魔道,自然不是玄天那個上古,而是在紅塵世界之中的一種稱謂。

    在那個久遠的時期,還有一個被稱為魔道的修煉宗門,只不過最終,這個宗門被大般若院和太上宗等門派給聯合起來滅了門。

    因為上古魔道修煉天地至理的法門比較快速殘忍,所以一直都被禁止。

    更是喊出了所有修煉上古魔道法門者,必須要死的命令。

    這種命令的出現,自然是讓修煉上古魔道法門的人大減,但是這種情況,依然屢禁不絕。

    畢竟,和各大宗門正規的修煉法門相比,上古魔道的修煉法門更加的快速。

    而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為,可是不少修煉者的追求。

    唐銳在沈天行的記憶中,實際上也看到過關于上古魔道的記憶,只不過上古魔道那種依靠吞噬的修煉法門,并不被唐銳所看重。

    或者說,唐銳自己根本就看不上那種法門。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現而今竟然還出現了這等的情形,自己竟然成了上古魔道法門的修煉者。

    很顯然,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唐銳很清楚,一旦自己束手就擒,那么最終不管自己是否修煉了上古魔道的法門,等待自己的結果,恐怕都是死路一條。

    看著一副正氣凜然的塵緣長老和元秀院主,唐銳突然道:“你們兩個在放屁!”

    這句話,瞬間讓平靜無比的大殿,一下子變得無比的詭異。

    四象宗的大殿,此時可謂是充滿了壓抑的氣息。不論是四象宗的弟子,還是那些來參加典禮的弟子,都感到了一種風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在這等的情形下,唐銳竟然直接來了這么一句話。

    那正義凜然的塵緣長老,那威嚴無比的元秀院主,一時間也都感到自己有點蒙圈。

    什么情況?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誰能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會有人,用如此惡毒如此刻薄的話來攻擊我們!

    他們兩個座位天下至尊的存在,一直都是言出法隨,什么時候被人如此的攻擊過。

    一時間兩個人的面容,充滿了猙獰之意。

    “孽障,你說什么?”元嗔本來就站在元秀的不遠處,他在大般若院中,雖然也算是頂級的存在,但是這件事情,他真的是沒有參與。

    所以對于現在的情況,他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不過光憑著這一知半解,他就知道沈天行這一次必定是在劫難逃,兩大宗門聯手,再加上上古魔道法門這個理由,沈天行就好似一只掉進了陷阱之中的老虎,無論是如何的掙扎,都是死路一條。

    他靜靜的看戲,因為他清楚,這件事情,他幫不上忙,也不用他幫什么忙。

    對于一個強者歇斯底里的爭辯,然后最終被絞殺的情形,他看過不少次,可是他的心中,對于這等的情形,依舊是相當的期待。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心中充滿了期待,等著沈天行爭辯說自己沒有修煉上古魔道功法的時候,他等來的,卻是你們兩個在放屁的混蛋話。

    在元嗔的眼中,自己的師兄元秀,那絕對是一個飄逸出塵的人物,將這等的人物和放屁兩個字聯系起來,他實在是有些困難。

    他怎么可以如此的說話,他怎么可以如此的粗魯。

    不但元嗔心中這樣想,比如陰陽宗的陰陽圣主,都有一種想要爆笑的沖動。

    被太上宗和大般若院壓制多年的他,對兩者同樣充滿了恐懼之意。

    只不過這兩者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大,以至于他的心中雖然充滿了不服氣,卻也不得不將自己的不滿藏在心中。

    這一次聽到元秀和塵緣兩個人直接將沈天行修煉的功法歸納入上古魔道,他心中升起的就是恐懼。

    他感慨著兩大宗門,真的不是一般的狠毒,一出手,基本上就是要取沈天行的性命。

    甚至是要整個四象宗的性命!

    可是他沒有想到,沈天行沒有爭辯,甚至連辯論的想法都沒有,直截了當的沖他們兩個來了一句,你們是不是在放屁。

    放屁,他竟然如此的說兩大宗門的強者,實在是讓人太解氣了。

    不過他看向沈天行的目光,也充滿了悲哀,因為這等的話語,代表著沈天行基本上和兩者,已經撕破了顏面。

    四象真人也在懵圈!

    從兩大宗門指責沈天行修煉魔道功法的時候,他就有些懵圈。

    他們四象宗雖然是小宗門,但是對于魔道的修煉法門,一直都是不敢碰的,更不要說修煉。

    沈天行施展的,在他看來,就是他們四象宗最為正宗的法門!

    他的心中,在平靜之后,就已經掠過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想法,可就在他心中想著應對之策的時候,沈天行已經爆發了。

    太上、般若兩門的頂級強者在放屁!

    元嗔的話,可以說一下子讓四周的空氣,直接變得緊張了起來。

    一道道的目光,都聚集在沈天行的身上,他們都準備看看,這個注定要悲劇的天才人物,接下來會怎么辦。

    “孽障,你說誰孽障呢?”唐銳在元嗔說出孽障的瞬間,就聲音冰冷的反問道。

    伴隨著唐銳的話語,一股如山的氣息,朝著元嗔重重的壓了過去。

    元嗔在百神圖中雖然是佼佼者,但是面對唐銳這位直接登上了造化圖的人物,他還是差了不少。

    在唐銳的氣息籠罩下,元嗔就覺得自己的心神一陣的搖曳。

    “沈天行,你還要敢反抗不成?”元秀看到唐銳朝著自己的是滴動手,他自然不能不管。

    說話間,他身上的氣息,就已經瘋狂的發散出來。

    “元嗔身上充滿了陰煞之氣,一看就是修煉了上古魔道功法,對于這等的叛徒,你們大般若院竟然沒有發現,實在是可悲可嘆。”

    “我此時,只不過是除魔衛道而已。”

    唐銳對于兩大宗門的手段很不爽,所以此時他對于這兩大宗門,真的是充滿了戲虐之意。

    所以他一開口,直接就將元嗔,打入了上古魔道一列。

    元嗔被唐銳的氣勢壓的非常的難受,但是他心中更多的,卻是對自己同門出手的期盼。

    他相信,只要是自己的同門出手,一切問題都能夠迎刃而解。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變成了這么一個模樣。

    也就是一個剎那,他竟然已經成為了上古魔道的人物,這實在是太可惡了。

    沈天行他這是污蔑!

    “沈天行,你覺得你隨意污蔑元嗔師弟,就能解決你現在的事情了嗎?你覺得在場的武者,就會相信你的胡言亂語嗎?”元秀看著唐銳,冷冷的道:“你這樣的做法,真的是幼稚。”

    唐銳看著元秀,輕輕的搖頭,用一種悲天憐人的口氣道:“我一直覺得元秀先生你智慧無雙,可是現在才發現,你的腦袋,恐怕是被驢給踢了。”

    “要不然的話,怎么會發現不了元嗔這個修煉魔道功法的叛徒,我告訴你,濃眉大眼的,同樣有奸詐之徒。”

    說到這里,他朝著元嗔怒斥道:“元嗔,還不將你如何修煉魔道功法的緣由說出來,莫不是你還要等我動手不成?”

    元嗔怒氣沖天的看著唐銳,如果可能的話,他要將這個沈天行直接砸成飛灰。

    這個可惡的家伙,他將自己當成什么人了。

    自己堂堂正正,怎么會修煉上古魔道的東西?

    一念之間,他怒斥道:“沈天行,你不要血口噴人,我怎么會修煉上古魔道的法門,你……”

    就在他怒吼的瞬間,唐銳的身影,已經猶如鬼魅一般,朝著他沖了過去。

    元秀就站在元嗔的身邊,他怎么能夠允許,沈天行在自己的身邊,抓住自己的師弟。

    幾乎是第一時間,元秀就怒斥道:“大膽!”

    伴隨著這呵斥,元秀的手掌快速的結印,一種無比浩蕩,無比威猛的印訣,裹挾著無可披靡的天地至理,朝著唐銳的方向,重重的砸落而下。

    大般若院直指無極的至理修煉法門,摩訶無量法!

    無邊的力量,浩蕩無極!

    伴隨著這一擊的出手,元秀可以說是盡顯造化圖第四的風采。那塵緣長老并沒有出手,在他看來,只要是元秀出手就已經足夠了。

    他仔細觀察的,是元秀的出手,畢竟一直以來,他都是將元秀,當成自己的對手。

    唐銳在元秀出手的剎那,也不由得點頭,這元秀的一擊,已經達到了對天地至理運用的大乘境界。

    在玄天之中,能夠將天地至理掌握到大乘境界的都很少,更不要說在這畸形的紅塵世界之中,修煉越是到了最后,越是困難。

    “也不過如此!”雖然心中對元秀的修為有些贊嘆,但是此時可不是他感慨的時候,這個元秀對于唐銳來說,必定是一個敵人,所以他還是要按照對待敵人的態度,對待這個元秀。

    第一時間,唐銳就雙手結印,不動如山的他,瞬間就轟出了一記混元九印之中的混元番天印。

    雖然這一擊,被他粘貼的緣山青也沒有完全掌握,但是這并不妨礙唐銳自己使用。

    出手之間,天翻地覆,唐銳的氣勢,比之那元秀,此時顯得絲毫不弱!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