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 第874章 計劃可能要調整
    自己許下的承諾,尤其是對她爹親口許下的承諾,本就心虛的關平安這一回是不管如何也得堅持。

    哪怕關有壽交給閨女的計劃單子是針對秋收之前的這段日子,可其中之一必看的十本書單也差點嚇退關平安。

    要知道她上了學后可忙了。不單單是白天上學,晚上還要學習。好吧,現在大熱天的確實不適合劈絲捏繡花針。

    “這個星期天,咱們要不要出去玩兒啊?”又要到周末了,梁志紅不得不趁早發出邀請,否則小姐妹們又有事不出門。

    原本將要脫口而出的借口,關平安突然想起她老子的計劃表上約定的周日要與同學聚一次,只好點頭。

    “志紅姐,我要下午二三點才有空。”這一點必須要先聲明,她還想這個周日一早再去一趟小山谷。

    約好時間,其他的去哪兒呀,到底有幾位小伙伴們,關平安就不管了。小女孩在一起也就是玩家家跳跳皮筋。

    可她想急著回家,一時半會的,還真走不了。不知是老院那邊的故事太多,還是小姐妹沒人分享嘮八卦的樂趣。

    這說著說著,梁志紅跟著她和馬五丫倆人走在齊景年他們一群男孩子的前面,這一說又忘了進屯子,她要先轉方向,還是跟著小姐妹們一直走。

    后面的梁志軍哥倆?

    ——趕緊喊妹妹~

    夭壽喲,天天放學回家要提醒。尤其是梁志國,他很懷疑自家妹妹上學期的滿分是不是順來的。

    這個時間點,還是生產隊上工時間。關家肯定是沒人在家,與同學們分開,關平安三人進了屋。

    與尋常一致,齊景年和關天佑去打豬草,而關平安開始準備晚飯。這次他們倆人去打豬草的時間比較長。

    關平安準備好飯菜出來時,見連黑子兩口子和小黑都已經回來,正想讓它們去喊人卻不料想他們倒是歸來了。

    “妹妹!……”

    站在院門口,見到背著籮筐的關天佑邊跑邊笑,關平安驚訝地眉頭輕挑。她哥如此興奮是撿到寶了?

    “汪!汪!汪!”

    “汪!”

    關平安見一左一右的黑子和二黑又前后不同音節犬吠而出,忍不住樂得咯咯直笑。至于為何而笑,她是絕對不說出口的。

    要說她家新入戶的二黑,這可真是個寶。別瞅著這貨蠢笨蠢笨的,卻是一條心眼最多的狗狗。

    與它男人黑子直來直往不同,這貨可有眼力勁兒了。討好小黑算啥,它還懂這個家誰是真正老大。

    只要送水的活,不用說,說了也沒用。它絕對是會直接送到她娘手上,還懂守在她娘身邊不讓外人喝。

    好幾次氣的她姨葉小鳳要脫鞋子抽它,可最多,最多就是她娘遞給她姨了才不服氣地喊一聲汪。

    最后還是她親自出馬,她家二黑才聽話,才允許她鳳姨等她娘喝過了再給。其他人?沒戲兒!

    她爹說這是忠狗。被黑子撿回來時,它有條腿斷了,她娘第一時間用了家里的“接骨膏”,這是記著她娘的恩情。

    不對!

    絕對不是的!

    二黑就是知道她家真正的老大就是她娘。要知道她娘要真掉一滴眼淚,別說她,就是她爹都要舉手投降。

    瞅瞅,它這又往路口瞅了瞅,搖著它的尾巴,又扒拉著起它的狗腿。

    關平安見狀拍了拍它,“去吧,我娘是該下工了。”好了,她話剛一說好,這貨撒開狗腿就跑了。

    “哥哥,啥事這么高興?”關平安問著跑近的天佑,目光忍不住先瞟了眼隨后而來的齊景年。

    關天佑拉起她就往里走,“大好事,進屋再說。”

    “慢點。”

    “知道啦,哥你也快點。”

    齊景年看著前面的兄妹倆人,不得不再加快腳步。這小屁孩,葉老收他學醫也沒見他如此興奮。

    “妹妹,咱們的計劃要改一改了。”

    “啥意思?”

    剛進院子就悄聲而言的關天佑另一只手指了指正房方向,“咱們進屋再說,你先等我放好背筐。”

    “別急,先沖個澡,等咱爹娘回來了一塊說。”不然又得再講述一遍,怪累的。可到底是什么計劃要改?

    話說小兄長的計劃還是蠻多的。比如草藥隊周末上工,比如與田三七較量,再比如近來又想開發小山谷。

    齊景年面對眨巴著雙眼的關平安差點抵抗不住,失笑地搖搖頭,“是不是件好事要看叔咋說,等等你就知道了。”

    “行。”關平安聞言就沒再打聽,指了指澡房的方向,“你們倆衣服啥的已經放著里頭,快去洗了吃飯。”

    可到底是何事呢?

    關平安瞥了眼天色,搖了搖頭。

    不猜了,等開飯了自然就知道。她哥的計劃改不改,她說不好;她的計劃是不會改動倒是真的。

    有關平安掌勺,晚飯無疑又是相當豐盛。況且一年里也就這時節菜園子上來了,今天晚飯擺著院子石桌上的就有蘸醬菜和地三鮮。

    除了這兩道素菜,還有一盤涼拌豬耳朵,筷子一懟直冒油的咸鴨蛋,最后就是一瓦罐的大碴粥和一笸籮的餑餑。

    黑子夫妻倆一大早又叼回的山雞野兔?這兩貨早已先一步吃上了。不然老大的兩搪瓷臉盆燉雞燉兔的可不得嚇壞人。

    石桌前,關平安喝了口大碴粥,夾了一筷子涼拌豬耳朵放著右手邊的碟子里,又夾了一口地三鮮放入小嘴兒。

    小黑這個氣得喲~

    又有辣椒!

    我不吃辣椒!

    “噓,別吵。”關平安禁止了小弟吱吱叫,朝大哥抬了抬下巴,示意對面的關天佑可以開始說了。

    她身側的齊景年無語問天。小松鼠吃豬耳朵?居然還懂不吃辣的,說出去的話,你的鼠命不保可懂?

    還有他的關關,牙齒越掉,越喜歡整需要咀嚼的菜色,你確定你哥的同時,不是在整你自己?

    “有事?”關有壽放下手上的碗,“說吧。”一回家就見他兒子跟小黑見著好吃的似的,雙眼直冒光,還不說?

    “爹,娘。”關天佑瞥了眼父母倆人,頓了一下,“咱們計劃可能要調整。”

    “啥計劃?”

    “學習計劃。”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