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 第801章 連夜會議
    當然,絕對不是蔥白的星星眼。

    聽聽……

    “老三,你就說咱們今年的工分能值多少吧。”

    “是啊,還有分糧按啥比例,今年細糧會不會比粗糧多?”

    得了~

    比起虛的數字,大家最關心的還是實在東西。

    夠實誠的。

    可剩下來的活就不是他份內的事了。比如來年大隊要留多少的各項預支?這就需要大隊長和趙支書倆人商量決定。

    甚至說難聽點的話,這兩位就能決定今年整個馬六屯的者整體人均收入。賬目上的錢和物?

    有備無患,先留著。

    就這簡單的一句話,就很有可能一個工分值從三毛到三分;而分糧時的粗細糧比例從五降到三。

    關有壽立馬看向他們,心里也暗暗松口氣。可算將馬先源這一家子的事情先擱置,論提建議,誰敢直言?

    好人誰不會當。

    可用隊里的集體財產做人情,他還真覺得沒意思。連他家七歲的倆孩子都瘦了大圈,憑什么有人能不勞而獲。

    就單單一個馬家人?

    而且關有壽總覺得或許是自己買了六房這一支的院子,之前馬族長就意味深長地瞅了他好幾眼。

    這就是入住有宗族的村莊不好之處,法外還有俗理。就是爭個贏的話,也就輸了面子與里子。

    幸好今年自家翻修了院子,不然回頭那戶人家回來要是個刁鉆的,以他六房還有長輩在為由,又有得扯。

    而讓大隊長能考慮的入住問題,他關有壽自然不會沒放心上。整個屯子里確實是他家最寬松,可憑啥?

    去他的馬家祠堂陪老祖宗還用得了商量?!

    不是他關有壽沒有同情心,而是有時請佛比送佛還難。

    當然,漂亮話他也會說。比如就算安排老人借住,可他們的子女總要來往吧,他擔心他媳婦太年輕。

    再比如就算安排與他們夫妻倆人年齡差不多的,他還擔心瓜田李下地傳出閑話。總之不怕沒理由,可他懶得為此費心思。

    是到了他快要立威的時機了。

    “行,那就還是按照去年的預支。要不咱們現在就讓老三他們倆人再估算一下今年的工分值?”

    倆半老頭嘀嘀咕咕了老半天,最終馬大隊長戰不過趙支書,歇了大隊今年多留些提留糧備用的心思。

    趙支書也怕啊。

    誰知除了馬先源這一大家子回歸他們馬家族里,還有哪些馬家人是混不下去的要結隊回屯子?

    他是管思想工作的。這些人又不是逃荒年而過來投奔,內心是下意識地對于如今遷回老家的這類人有抵觸。

    要不是馬族長接到信后一直捂到對方都出發了,他是很有可能會去公社申請拒收。與田勝利的遷入不同。

    不說這類人到底有沒有問題,就一個大城市里來的。僅僅憑這一點,他也擔心這些人的到來會讓馬六屯失去平靜。

    不提趙支書的各種顧慮。

    就說今年的工分值。

    難不倒關有壽與趙傳元倆人,之前他們倆人就做過估算。為何說是估算?還是那句話,最終方案之前還沒通過不說,就大隊養殖場的牲畜也還未出售。這些就占了隊里一大筆支出與收入。

    聽到大隊長開口,關有壽見之前自己已經說了一大通話。此刻他朝趙傳元伸了伸手,示意他來。

    “咱們大隊的兩處養殖場如今是除了那批雞鴨之外,現在能出欄的還有二十頭豬,五頭羊。”

    趙傳元說著看向馬振中。

    馬振中會意地點了點頭,“我先提議。能不能從這部分的收入里面支出一筆費用用來購入幾匹馬和黃牛?”

    馬大隊長之前就聽侄子提過這個建議,因而他絲毫不意外,就等下面坐著的一波人具體是個什么說法。

    “來年我的初步計劃是還得開荒。這兩年是遇上豐年,產量有所上升。誰也說不好明年的年景又是如何。”

    “而開荒就占用相當一部分強勞力,隊里添置幾頭黃牛就能解決一部分人力。至于馬車也是為來年的果園和池塘而準備。”

    “大中,聽你這么一說,咱們明年要大干了?”

    “開春就大中就提過想養魚,我覺得行。”

    “我也贊同。”

    “會不會一下子投入太多?怕是果樹掛果沒個三五年不成氣候。牛倒是可以多買幾頭,回頭還能生牛犢子。”

    “也就是今年分紅少了些,怕啥。你沒瞅前屯就兩輛馬車一年里給他們隊里都攢了多少車馬費?”

    “也是。行,我同意。”

    “那老三你就把這一項的預收入一分為三。等糧款下來,養殖場再清出貨后就立馬開始分紅。”

    “行。”

    馬大隊長見一致舉手贊同,他也沒什么好意外,總歸他侄子的法子是個人都能想得到對隊里有利。

    而那些短視的,只在乎眼前利益的人,等明天召開大隊會議,自然又是少數服從于大多數。

    這孩子再歷練幾年,前有幾個侄子幫他頂住壓力,后有關家小子幫他出主意。到時自己就可以安心將擔子交給他了。

    見大隊里關于年底與來年的計劃已經在討論中落實,馬大隊長不得不又提起馬先源那一家子。

    “大中,你安排幾個人先在祠堂的東西廂房盤上炕。”馬大隊長說著瞥了眼眾人,“學習班就先挪到隊院。”

    “行。”

    “我給你搭把手。”關有壽適逢其會地笑道,“大爺,你就放寬心吧。人家又不是落難過來能沒點準備?”

    “是這個理。行了,甭管他們。你明天干脆連分紅的分配方案都報到公社審批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我帶回家連夜弄好,明天還有誰去公社?”

    “就你和園子倆。我和你趙叔還有事,他們幾個也有任務。隊里要支啥的話,先等你們倆回來再說。”

    關有壽果斷點頭。正好他也想去一趟公社見見人家譚書記,順便借個電話和劉青山嘮兩句。

    有些事總歸是猜測而已,它當不了百分百的證據。

    趙支書見老搭檔說完就要站起身想離開,他連忙提醒道,“老馬,你還沒提今年的義務勞動。”

    “瞅我這記性!”馬隊長拍了一下自己腦門,“對了,下個月還有公社組織的修土壩任務。老規矩,交給你們仨個隊長負責了。”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 网上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彩库宝典图库 广东麻将游戏 华北制药股票分析 体彩环岛赛自行车 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赚论坛发帖 北京pk10视频 香港平码一组四中四 福彩p62最新开奖 赚钱平台大全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ag捕鱼王输了太多钱了 武汉麻将反金什么意思 期货交易配资 海南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