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官道無疆 >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六節 商機
    陸為民他們吃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過了,已經過了吃飯高峰期,而該來投宿的客人也已經基本入住了,過了晚上八點,基本上不會再有客人上來,畢竟山區冬季氣候也有些陰冷,尤其是在野地里更冷。

    吃飯當然少不了隋立媛的當家手藝——豆腐,相當精心準備做出來的東西自然是膾炙人口,讓陸為民和蕭勁風都贊不絕口,連范蓮和朱杏兒都說是沾了陸為民和蕭勁風的光,才嘗到隋姐的真才實藝。

    對于陸為民突然把蕭勁風帶到這里來,隋立媛還是有些惶惶然的。

    她聽陸為民提及過蕭勁風,應該是陸為民最要好的一個鐵桿朋友,而且是穿褲衩長大的朋友,這種朋友和官場上的朋友又是另外一個概念,也就是說是可以交心的朋友,而陸為民把蕭勁風帶到這里來,也就是并不介意蕭勁風知道自己。

    這讓隋立媛既有些惶恐緊張,但內心深處卻有一絲壓抑不住的狂喜。

    她從沒有奢望過光明正大的走入陸為民的生活,兩個人不同的身份和境遇決定了他們可以是生活偶爾交織碰撞,但絕不可能交融匯合的兩類人,這一點隋立媛很清楚,但是這并不代表隋立媛就愿意被視為無物般的隱藏在黑暗中無法見光。

    而今天陸為民讓她出現在了蕭勁風的面前,就像是把他的生活向自己開了一扇窗,讓她如幽暗中的一株芽苗,終于可以感受到陽光的沐浴滋潤,讓她整個身心都禁不住燦爛起來,她甚至有一種想要放聲高歌的沖動。

    陸為民注意到了隋立媛情緒的變化,隋立媛是那種很容易被情緒所左右的女人,而最大的變化就來源于她的面部,情緒上佳時,面部肌膚會變得光澤瑩潤,白里透紅,似乎眉目唇鼻間都有某種特殊的光輝綻放出來,整個人都洋溢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艷光。

    就連范蓮和朱杏兒也都隱約覺察到了隋姐身體的變化,仿佛才從完成了一次芳香SPA水療一般,整個容顏姿色煥發出驚人的魅感。

    吃晚飯之后,陸為民拍著肚皮坐在房間里,這里可以俯瞰窗外坡下,綿延起伏的坡地源生態植被并未遭到破壞,可以一覽無余,只不過夜色已深,卻只能看到黑魆魆的逶迤。

    在這一點上陸為民當是專門交待過垛子口鄉的兩任黨委書記——汪大東和田和泰,一定要配合縣林業局和環保局監督好騎龍嶺景區開發事宜,務必要做到盡可能不損壞原生植被。

    陸為民甚至半開玩笑的與汪大東和田和泰交待,要把自己交待的這件事情當做他陸為民私人事情來辦,這其中味道汪大東和田和泰自然不會不知,也意識到陸為民對這方面的重視程度。

    這也使得林業局環保局經常和縣旅發司扯皮,就是在開發中的種種瑣碎小事上,認為林業局和環保局是吹毛求疵,在這個問題上陸為民都是給予了林業局環保局以堅定不移的支持,這也使得省旅開司和陸為民之間的關系更為惡劣。

    蕭勁風也坐在陸為民身旁,范蓮和朱杏兒去收拾碗筷洗刷去了,而隋立媛卻送上來兩杯清茶,大葉片,墨綠肥厚,自然無法和那些碧螺春、鐵觀音之類的相比,但是勝在純野生,山間采摘,別有一番清新風味。

    “立媛,你也坐下歇會兒吧。”陸為民指了指旁邊的座位,隋立媛臉微微一紅,似乎有些手足無措,猶豫了一下,卻在陸為民和蕭勁風的目光下做了下來。

    窗戶打開,清冷的空氣盈面而入,厚重的窗簾微微蕩動,一盆生葵瓜子兒擱在桌案上,這是女孩子們最喜歡的零食兒,竟然營造出一份家的氣息來。

    “生意好不好?”陸為民沒有理睬蕭勁風有些古怪的表情,很自然的問道。

    原本還有些忐忑惶恐的隋立媛聽到陸為民問到客棧經營情況,心里才稍稍平靜下來。

    “挺好,從十月開始,十月和十一月,兩個月周末基本客滿,主要是要滿足旅游團需要,加上散客也不少,尤其是那些攝影愛好者,往往一來就住一個星期,除了周末,星期一到星期五,基本上入住率也在七成左右,十二月是淡季,周末也能有六成的入住率,平時在四到五成的入住率,應該說情況遠遠好于我們預期。”

    陸為民對三姝客棧的經營狀況很關注,在他看來這是隋立媛、范蓮和朱杏兒三女創業的最佳機遇,而事實上三姝客棧的表現也的確讓人感到滿意,尤其是從最開始的設計建造到后期的裝修運營,他并沒有操多少心,也就是在創業資金上提供了支持,而無論是隋立媛還是范蓮朱杏兒都在這個過程中表現出了極強的熱情和使命感,這才是陸為民覺得收獲最大的。

    現在三姝客棧以全天然全木結構、貼近自然、綠色環保為招牌,以個性化、連鎖化、經濟性為賣點,一下子就在騎龍嶺風景區這個空白市場上打開了局面,穩穩占據了騎龍嶺旅游景區旅客住宿市場的第一梯隊,與騎龍嶺賓館、長風飯店以及尚未正式營業的北方賓館成為中高端客源的首選,在某些層面甚至還隱隱壓了騎龍嶺賓館和長風飯店一頭。

    八十多個床位基本上保持了六成以上的入住率,按照目前三十到六十的單價,每天住宿營業額可以達到兩千元以上,加上用餐、小賣部的營收,每天總營業額可以達到三千元,純利潤可以達到一千元以上,而且按照隋立媛她們估測,翻年之后,尤其是過了春節,騎龍嶺風景區的客流還會持續增加,預計明年上半年的平均入住率可以達到七成,到下半年甚至可以逼近八成,屆時收益還會進一步增加。

    “哦?這么高的入住率?”蕭勁風來了一些興趣,好奇的道:“我記得這個景區才開發出來正式向外界宣傳沒有多久啊?怎么客流量變得這么大了?”

    隋立媛看了一眼陸為民,見陸為民無意回答,這才輕聲道:“因為這個景區省旅游公司是主要投資者,所以他們宣傳力度很大,目前在省內的熱度也在不斷上升,加上鄰省的一些旅行社也和景區簽署了合作協議,旅游團隊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我們這邊客流量,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景區的服務設施仍然還處于亟待開發狀態,景區內旅客住宿的接待能力只有不到八百個床位,加上垛子口鎮下邊的接待能力也只有一千二百人的接待能力,一進入旺季,特別是節假日,很多游客,主要是散客,根本無法入住。”

    “這么緊俏,難道就沒有人看到這里邊的商機?”蕭勁風意似不信。

    “也有人看到了,北方賓館的規模就比較大,有接近三百人的接待能力,騎龍嶺賓館二期也正在擴建,擴建結束之后接待能力可以增加兩百人,另外還有騰龍大酒店、龍灣賓館等幾家規模都不算小的酒店也在新建,估計這一輪建設結束之后,至少可以新增床位一千張以上,基本上可以滿足除了旺季的節假日時段的需求了,當然這是建立在客流市場沒有太大變化而只是穩步增長的這個基礎之上。”隋立媛漸漸安下心來,回答起來也就是有條不紊。

    “那你判斷客流會不會有較大變化呢?”蕭勁風更來了興趣,緊追不舍的問道。

    隋立媛又看了陸為民一眼,覺得陸為民這個鐵桿朋友似乎是有意來考自己一般,陸為民卻不以為忤,他知道蕭勁風這么問大概也是對這一行有了興趣,尤其是在看到隋立媛他們經營的這個三姝客棧效益上佳而他在房地產開發上有受挫的情況下。

    “說吧,沒事兒,立媛,勁風是自己人。”陸為民隨口道,一句“自己人”,蕭勁風倒沒感覺啥,隋立媛卻覺得臉有些發燙,那意思是自己也和陸為民也是自己人了,那也就意味著蕭勁風知道自己和陸為民這種關系了?可蕭勁風好像還認識陸為民的正牌女朋友,那他會怎么看自己?

    患得患失的心情讓隋立媛一時間沒有回答,陸為民有些奇怪,看了一眼隋立媛,“怎么了,立媛?”

    “啊,沒什么,嗯,根據我和小蓮、杏兒的分析判斷,明年客流量應該會有一個比較大的增長,因為今年旅游公司和景區做的宣傳力度都比較大,而景區口碑也開始漸漸向省外傳播,尤其是距離我們比較近的浙蘇兩省,而風景區二期開發也在繼續推進,我覺得明年春夏秋客流肯定會增長很大,就算是這第二輪建設結束,還是難以滿足新一輪的客源增長需求。”

    隋立媛說出了自己的判斷,這個時候,范蓮和朱杏兒也收拾完回來了,聽得蕭勁風這樣詢問,也都接上話七嘴八舌的幫助隋立媛補充這個判斷的依據。

    (未完待續)
qq捕鱼达人3d刷金币 1516赛季英超积分榜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图 白城麻将群一毛钱 在家创业小本办厂 多乐彩11选五一定牛 香港一肖一码中特图片 麻将机怎么把二副收 … 齐天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四方河南麻将官方苹果 中超排名 850游戏棋牌? 新疆11选5推荐号码 正规分分彩app 广东11选5app 刮刮乐中奖技巧 北京赛车pk拾走势图app